做了所有恋人做的事,我们却仍是朋友而已

南风瑾2017-05-18 0条留言
理想爱人真的存在吗?

文 |  K Y

你是一个相信命中注定的人吗?这个世界上存在为你命中注定的爱么?

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是一部由马克·伟伯执导,约瑟夫·高登·莱维特和佐伊·丹斯切尔主演的剧情片。女主角是不相信有命定的“真爱”存在,男主角却是一个把她视作真命天女的男孩。这部影片,讲述了他们之间为期500天的故事。

我脑中有场戏,

把你脑补成我的真命天女

汤姆是一个对爱情充满期待与幻想的年轻人,他从小深受英国流行哀乐和电影的影响,坚信着宿命,诚心等待着那个能带给他幸福的真命天女。

汤姆在一家贺卡公司工作,职责是为每张卡片配上感人或有趣的话语。他对现在的工作谈不上喜欢,因为他其实学的是建筑,但由于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才来了这里。

莎莫是一个漂亮女孩,由于幼时见证了父母婚姻的不幸,她对爱情不抱幻想,也从不相信真爱的存在。莎莫从小就随心所欲,将及时行乐奉为真谛。她可以轻易拿起和放下,似乎对什么都不那么在意。比如,她能毫不留恋地咔擦一刀,剪掉自己心爱的一头长发。

汤姆在公司会议上对这个新来的漂亮姑娘一见钟情,但却由于从同事那里听说了关于她是如何高冷的种种传闻,认为自己一定毫无希望,没有展开任何行动。

直到有一天,汤姆在电梯里偶遇了这位传说中“自命不凡的漂亮姑娘”。莎莫听到从汤姆耳机里传出熟悉的音乐声,主动跟他搭话。汤姆被女神突如其来的“搭讪”搞得一阵小鹿乱撞,心里不禁对她生出了更多不一样的情感。

渐渐地,汤姆发现他们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喜欢一样的画家,喜欢看同一部电视剧等等。他沉迷于挖掘两人的共同之处,越发觉得他们两个充满默契,简直如同命中注定,也越来越为她着迷。

汤姆一边坚信着,他和莎莫之间如此合拍,一定会有故事;一边又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般不停揣测莎莫的每句话、每个动作,患得患失。

一次,汤姆下班时故意公放他们共同爱好的歌,试图以此引起莎莫的注意,但莎莫却并未如他所预期的那样停下脚步,而是径直走过了他身边。汤姆做了不少诸如此类的、他认为已经很明显的暗示,幻想着跟自己一拍即合的莎莫能够读懂这些晦涩的“信号”。但大多数时候,莎莫的反应都让他失望不已。

朋友建议汤姆可以直接表达自己的心意,主动约莎莫出来。终于,一次公司的聚会上,汤姆在朋友的帮助下有了个绝佳的机会和她坐下好好聊天。在谈到关于恋爱的话题时,莎莫直截了当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我不想做谁的女朋友,想自己一个人。所谓爱情,不过是人们的幻想。

听完心目中的真命天女和自己背道而驰的爱情观,汤姆竟不显得沮丧,反而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他想,这只是因为莎莫还没有遇见那个“对的人”,而自己就是她的那个“对的人”。

几天后,汤姆和莎莫在公司的影印室遇到,莎莫突然主动给了汤姆一个吻,然后转身走了出去,留下不明所以却又心花怒放的汤姆呆愣在了原地。

或许那只是随性的莎莫不具特殊意义的一个吻,但汤姆也没有追究这个动作究竟代表着什么。他只是感觉,他们之间的关系从此开始了。

汤姆没有意识到,他和莎莫之间,其实还谈不上有任何真正的了解。汤姆从一些在他看来能说明他们充满默契的小事上,认定了她就是自己所等候的真命天女。而莎莫和他相去甚远的爱情观,却被他视而不见,就仿佛这种差异彻底不存在一般。

这就是两个人彼此接近时,首先要面对的难题。我们被彼此吸引,但对这种吸引做出什么样的解读,却是由两个人各自去解读的。不同的成长经历、性格背景、价值观体系,可能让我们对这种吸引做出截然不同的解读。一个吻可能是一生一世的承诺,也可能只是一个吻而已。问题是,在一开始,你敢不敢去把一切说清?

我们究竟是朋友还是恋人?

一天,汤姆和莎莫牵着手在家具城里闲逛。他们穿梭在各式各样精致漂亮的家具间,丝毫不顾及旁人的侧目,宛如两个小孩子似的扮演着每一个展示的房间中男女主人的角色。

两个人玩累了,双双瘫倒在展示用的大床上。莎莫认真地告诉汤姆,自己并不想要一段稳定的关系。此刻的汤姆忽略了自己内心真实的需求,不假思索地表示,他可以接受这件事情。

同天晚上,汤姆终于如愿以偿地将佳人拥入怀中。耳鬓厮磨间,汤姆在关键时刻松开了莎莫,跑进浴室对着镜子一本正经地提醒自己:她只想要一段随性的关系,这很好,没什么问题。

日子像是被裹上了一层糖衣,变得越发甜蜜起来。两个人一起牵着手逛CD店,在公园里聊天,一起看电影,做一些旁人看来匪夷所思的傻事然后相视大笑,也在浴室里尽情地做爱。他们像每一对普通的恋人一样,享受着恋爱中的浪漫点滴,当然,除了他们并不是恋人这件事以外。

一次约会时,汤姆带莎莫去了自己最喜欢的公园,在那里可以看到林立的楼房。在汤姆滔滔不绝地评论每一座大楼建筑风格时,莎莫感受到了对建筑的热情和喜爱。在莎莫的鼓励下,汤姆开始在她手臂上画起了建筑图。他们坐在长椅上,面朝着这座城市,夕阳的余晖洒在两个年轻人身上,宁静而美好。

在汤姆看来,他和莎莫之间关系的转折点,是她第一次带他回自己家。他感觉,那是他和始终有些神秘和疏离的她靠得最近的一次。

那晚的莎莫,和平日里不太一样。他们亲昵地纠缠在床上,什么也不做,只是听着她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的梦,第一次将内心的脆弱暴露在他的面前。汤姆清晰地感受到,隔在两人之间的某些壁垒正在坍塌,而这无疑是一个好的信号。

可是,面对初次自我暴露的莎莫,汤姆既没有也趁机坦露心声,也没有对她的话作出太多回应,只是一言不发地听着。比起去理解这些话代表的意义,或是借此加深对莎莫的了解,汤姆更在意的似乎是莎莫提到了自己从未和别人聊起这些事。占据汤姆脑海的,是他独享这些心事的沾沾自喜,而不是她的心事本身。

和朋友聚会时,他们出于好奇打听汤姆和莎莫现在的关系,而汤姆只是故作若无其事地闪烁其词,表示给一段关系“贴标签”是幼稚的行为。

汤姆虽然可以在朋友面前强装得满不在乎,却回避不了自己心中同样的疑问。他忍不住去找妹妹瑞秋求助,想让她告诉自己应该怎样做。妹妹一眼看出了汤姆只是因为害怕幻想破灭在逃避,直截了当地指出了这一点。

在妹妹的鼓励下,汤姆鼓起勇气向莎莫确认他们之间是何种关系,莎莫却反问道:谁会在乎呢,我很快乐,难道你不快乐吗?

汤姆听罢,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当然也没有告诉莎莫他想要的是名正言顺的恋爱。似乎没当回事的莎莫又像往常一样没心没肺地和他调笑,他迷失在莎莫的笑容里,却未曾发现,自己附和挤出的微笑有些僵硬。

一次,汤姆在酒吧里和一个试图搭讪莎莫的男子大打出手。殊不知,他其实是被那个人的一句话戳中了痛处。

莎莫对此事的反应再次出乎了汤姆的意料。她不感动,也不内疚,汤姆的行为只让她觉得他僭越了。气急的汤姆无法忍受莎莫的说辞,一番争吵后,他大吼着“可我认为我们是一对情侣”,夺门而出。

意识到自己可能做错了的莎莫主动到汤姆家中求和,只是,面对汤姆的不安,她还是明确表示自己无法作出任何承诺。就这样,一个本适合用来沟通的契机又结束在了一个缠绵的吻、一场情爱里。

两个人在一起的很多时间里,汤姆都因为甜蜜忘记了他们的需求是截然不同的,忘记他们其实不是恋人。两个人好像真是一对默契十足的伴侣。只可惜,泡影再美好也注定是短暂的。很快地,包裹着这段不清不楚的关系的糖衣开始消融,莎莫越来越心不在焉,汤姆好像无论做什么,也再难以牵动莎莫的一颦一笑。

终于有一天,莎莫在汤姆毫无预备的情况下,提出了分手。虽然与其说分手,不如说她只是要中止这段无名的关系。

其实,不难发现,汤姆和莎莫虽然处于同一段关系中,但他们对这段关系的理解和期望都大相径庭。无论汤姆多么想要忽视这种种差异,它们并不会真的消失。

在现实生活中,两个人从互相吸引,到建立关系,也往往不会同步发展。双方都会揣测对方对自己和这段关系的定位。总有一些时刻,一方会觉得对方让自己失望而感到痛楚。有时我想靠近你、你却想逃避,有时你渴望留住我、我却要离去。亲密关系发展初期,面对和沟通这些模糊的不一致,对关系能否进入有更多承诺的阶段至关重要。

要走出幻想,就必须停止自欺

汤姆无法接受莎莫在他看来突如其来的离开,他整个人如同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深受失恋打击的他每天都浑浑噩噩,郁郁寡欢,无心工作,无心生活。

他试着放下莎莫,却绝望地发现自己的生活里早已充斥着莎莫留下的痕迹,无论做什么,他都会不可克制地想到她。汤姆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命中注定的两个人要分开呢?

于是,汤姆开始了另一种形式的自欺欺人——他开始说自己讨厌莎莫,说自己讨厌她的头发,笑声,嘴唇,胎记,那些他曾经最迷恋的地方。

好友们不忍见到汤姆再这样颓废下去,便为他安排了一场相亲。沉浸在失恋的情绪中无法自拔的汤姆,自然没有和别的女孩约会的心情。所以,这场相亲到最后变成了汤姆几杯酒下肚,滔滔不绝地和女孩向诉说莎莫是如何的无情,而自己又是如何的痛苦。

不等汤姆吐完苦水,女孩就发现了这个故事的关键所在,她忍不住问了汤姆几个问题。当给出了一个个肯定的答案,汤姆终于哑口无言。那些他一直故意不去面对的事情,在旁人眼里其实显而易见。莎莫从一开始就说明了自己的需要,只是汤姆不愿停止自欺。

而狡黠的命运,却让迟迟走不出来的汤姆和早已潇洒离开的莎莫又再次遇上了,在去他们共同好友婚礼的途中。

莎莫像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分外自然地邀请汤姆去车厢喝一杯咖啡。为了掩饰内心翻涌的情绪,汤姆只能选择故作从容。莎莫依然美丽动人,汤姆也依然无法将眼神从她身上移开。

在婚礼上,他们并肩而坐,聊起过去的共同回忆,有趣的,温馨的,甜蜜的。婚礼结束前,他们甚至还一起跳了一支舞。一切美好得有些不真实,眼前的人仿佛没有丝毫变化,分开的事实也貌似不曾存在过。

最让汤姆意外和欣喜的是,莎莫还邀请了自己参加一周后她在自己家里举办的派对。汤姆几乎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他的脑海中又开始了对两人未来的畅想,他认定莎莫的邀约暗示着一些他想要的东西。

派对当天,汤姆西装革履,带着礼物,满怀期待地回到许久不曾踏足的莎莫的公寓。还未见到,他就早已在脑海里勾勒出了自己和莎莫如何在派对上重修旧好的画面,一路难掩笑意。

很可惜,汤姆的幻想再一次被现实击得粉碎。现实中没有他预想中的莎莫的热情迎接,没有旁若无人的拥吻,更没有破镜重圆的缠绵,有的只是和对待在场每一位宾客同等的礼貌与周到。

但,整晚真正让汤姆心碎的一幕,是他看见了莎莫手指上闪亮的订婚戒指——他的真命天女,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了。

在那之后的一次公司例会上,压抑已久的汤姆像是突然找到了爆发口,在同事们诧异的目光中大闹了一通,发泄完了那些看似是对着他们,其实是对自己说的话,汤姆主动辞去了工作。

失意无比的汤姆又去找妹妹瑞秋聊天,她看似简单却直指问题所在的一番话似乎点醒了汤姆。他试着摘掉叫作“真爱”和“命中注定”的滤镜,又仔细回想了一遍两人间的种种。

这一次,汤姆更多地想起了他们之间甜蜜以外的各种争执。他终于认清,莎莫的离开从来不是突如其来,很多矛盾其实早就存在,只是他选择了不去正视故事的全貌。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偶遇在曾经约会的小公园里。此时的莎莫已经成了别人的妻子,而汤姆也基本走出失恋的阴影,还重拾了自己的建筑梦,每天都在充实的画图和面试中度过。

但汤姆还是忍不住问出了他最不解的问题:为什么连一段稳定关系都不愿意开始的莎莫,会突然就和别人走入了婚姻?

莎莫带着笑意看着汤姆,跟他讲了自己和丈夫相遇的故事,她把那称之为:命中注定。从前对所谓命运、真爱这样的话嗤之以鼻的莎莫,竟然开始相信了命运。在汤姆不可置信的注视下,莎莫讲完了她的故事。

直至此刻,汤姆才悲哀地发现,他可能从未真正了解过眼前这个他曾经深爱的人,也永远不懂她的随心所欲。

影片的最后,汤姆在面试的地方遇见了另一个名叫秋恩的有着甜美笑容的姑娘。她的笑容让人心生好感。汤姆没有太多犹豫,决定约她喝一杯咖啡。夏去秋来,一段新的故事,也许就从这里拉开帷幕了。

​就像汤姆对莎莫一般,有的时候,我们沉迷的可能不是眼前那个真实的人,而是我们幻想中对方的样子。总是纠结于“命中注定”的设定,我们反而难以看清,或者不愿去看清眼前人。

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并非没有机会真正地靠近彼此。可惜,汤姆在莎莫难得敞开心扉时,没有给出真诚的回应,只是一味地沉醉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同样的,莎莫也没有想过,汤姆每一次或正式或若无其事地提起两人的关系时,是鼓起了何等的勇气,又是抱着怎样的心情。

或许,汤姆自始至终都不明白莎莫为什么抗拒稳定的关系。而莎莫,可能也无法了解自己的不安定和随性对汤姆会造成怎样的伤害,因为他们从未有过真心诚意的沟通。

即使两个人想要的东西完全不同,一段关系注定不会长久,真实地面对自己的需求,清晰地表达出来,也能够减少很多本没有必要的伤害。

但好在,我们还是能够从恋爱中获得恋爱以外的东西。汤姆在遇到莎莫之前,过于温吞的性格使他不敢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只能甘于现状。莎莫的活力和肆无忌惮,鼓舞了他追求自己关于建筑的梦想。另一方面,也许也正是汤姆的执着,无形中带给了莎莫相信真爱的勇气。

大概,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藏着曾经爱过的人的痕迹。每一段不论是无疾而终,还是修成正果的爱情,都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也是因此,我们才不会在恋情结束时,感到自己失去了一切。

最后,这部影片中最有趣的一点大概是,曾对真命天女深信不疑的汤姆,在这段关系中领悟到命定并不存在,时机和巧合才是关键。但曾为现实主义的莎莫却在与丈夫相遇并闪婚后,认真地告诉汤姆“你是对的,命定的真爱确有其事”。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每个人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归根结底都是主观的。我们所得出的、确信无疑的种种结论,也只会是从自身的经历、体察中总结得出。每当这样想时,我就感到,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最终是被一种宏大的偶然性所塑造。

命中注定的真爱,究竟是一场执着的自欺,还是其实真的存在、只是我们还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人”呢?你怎么看?留言来和我们讨论哦~

南风瑾
小鹿认证导师
立即咨询
留言(0)
评论成功,请等待审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