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姑娘,这些年你“作”过的爱情还好吗?

叶九公子2017-05-11 0条留言
“小作怡情,大作伤身。”

“小作怡情,大作伤身。”

01

朋友准备奉子成婚,最近一直在筹备婚礼,他的父母也从老家赶来了。

朋友怕老人初来乍到吃不惯广州菜,就选了一处家乡风味的餐厅,让老人和未婚妻见面。

久别重逢,自然话多。上菜后,他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言笑甚欢之时,旁边的未婚妻突然发作了。

姑娘不是摔筷子离去,也不是把碗重重掼在桌上。

她选择了最有杀伤力的招数,并且一招制胜。她一把扯起桌布,“哗啦啦”一桌的饭菜碗碟全部摔在地上。整个餐厅的人都愕然回头!

最懵逼的自然是我朋友,他吃惊地问她做什么。

姑娘理直气壮地抱着手臂坐在那里,“这些菜没有一个我爱吃的。”

她的意思很明显,我不吃,你们也别想吃。

朋友看着父母吓得不知所措的样子,强压怒火,“你可以说嘛,爱吃什么就点,能要几个钱,干嘛这样?”

姑娘冷冷哼了一声,“我怀孕了,事事该以我为先,你偏偏选这个破地方,没有一个菜是我爱吃的!”

说完这话,她怒气冲冲地拎包离去,留下一地残局。

朋友在别人鄙夷的目光中,灰溜溜地赔偿完餐厅的损失,带着唉声叹气的父母回到了住处。

02

虽然我写过《金庸爱情36计》这样的爱情红宝书,还时不时冒充知音姐姐为朋友们答疑解惑。

但是这次面对进退维谷之际,我也只能“呵呵”了。

撤退?想想姑娘肚子里的娃,这不是造孽吗?

前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一口被老虎吃了,大约都比这天天陪着这吊睛母虎要幸福多了。

“你父母怎么说?”我开始打太极。

“唉!”朋友本身就是江南才子玉树临风的那款,此时脸色更加苍白。

“他们反反复复就一句话‘这还是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面啊!’”

是呀,第一次见面不是应该这幅场景吗?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后来……

我还是一句话概括吧。

朋友悲痛欲绝地感叹,“你说我上辈子得造多大的孽啊?遇到她!”

03

上周六我讲完国学课,和朋友去中华广场吃饭。

我们来到一家装修非常小资情调的餐厅,十来个台位全是卡座,高高的靠背隔离出一个个相对私密的空间,非常适合聊天会友。

大约是环境原因,虽然有不少人在吃饭,但是很清雅安静,不像其他的餐厅尽是喧嚣。

餐厅里回旋着古典音乐,白色喇叭花形状的灯光昏黄温馨,复古的吊扇晃晃悠悠,把周围的时光都带得慢了。

菜品一道道上来,我们边吃边聊,一周的辛劳似乎也在这种舒适的环境中渐行渐远。

“你有没搞错,这一盘菜全被你一个人吃光了!”

突然,一个很尖锐的女高音传来,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我和朋友不禁面面相觑。

接着,一个男子低声说:“别生气,再多点一份!”

女孩的声音更大了:“我不吃,不吃!不管什么菜我都会给你留着点,哪怕再好吃的!你呢,你心里根本就没我!”

男子继续低声哀求,“我不知道嘛,以为你不喜欢这个味道怕浪费,这菜分量又少,你再点就是了,一份不够二份,吃饱为止!”

女孩大约想得到整个餐厅女性的共鸣,又提高了几个分贝,“哼,少了就一点不给我留,你这就是爱我呀?万一遇到什么事情还不把我活活饿死。我不点,我根本就不是为了吃!”

这时,服务员听不下去,走到了他们身旁。

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女孩大声叫道:“哎,服务员,这个再来一份!干锅上,我要多加辣,记住!”

04

我们以为姑娘这下该消停了,又开始了聊天。

谁知,有些姑娘的“作”功有点超出我们的想象。

刚刚那出只是开端,接下来她一直在口若悬河地数落男友。

“上次吃饭,你如何如何……再上次吃饭,你这般这般……和我闺蜜吃饭那次,你如此如此……和你朋友吃饭那次,你这般这般……”

我真怕墙壁上的喇叭花壁灯震下来,匆匆买单准备离去。

买完单,女高音居然骤停了。

朋友上完洗手间,压低声音说,“我说这女的怎么突然停嘴了!”说完,她往后面使了个眼色。

我好奇心顿起,装作去洗手间往后面走去。

原来这对情侣就在我们后面一围台。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还记得《天下无贼》结尾的那段情景吗?

警官带来了男友的死讯,刘若英化悲痛为饭量,疯狂地吃着片皮鸭。

手中的面饼大葱仿佛都是她报复的对象,她恶狠狠地拿起卷好,筷子狠狠往桌子上一顿,凶神恶煞般地一个个塞进嘴巴里。如风卷残云!

05

对,那天我看到了现实版的刘若英。


姑娘半叉着大腿,对着那一锅干锅大快朵颐!

更恐怖的是,她没有把菜夹在碗里吃,而是直接把干锅放在面前,就那样对着锅吃!

再看她的男友,在对面高背沙发上半躺着,一副百无聊赖无可奈何的样子。

我顿时无比同情他的日常处境,敬佩他的涵养包容。

“小作怡情,大作伤身。”

这些年,姑娘们“作”过的爱情怎样了,还好吗?

叶九公子
小鹿认证导师
立即咨询
留言(0)
评论成功,请等待审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