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我们在一起睡了一年,但没有脱过衣服”

尘陌然2017-05-19 0条留言
谈“性”色变的年代,我们该守住的底线到底是什么?

image

文 | K Y

做女孩的“第一次”这个选题,源于看到一则调查数据。

根据《中国青少年生殖健康可及性调查报告》研究组在2009年的调查(2010,对25个省、两万多名15-24岁的未婚青少年进行一对一面访),青少年首次性行为的平均年龄为19.56岁,中位年龄为20岁,2/3的青少年对婚前性行为持接受态度,但首次性行为中,超过一半的青少年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不过,男性青少年婚前性行为更容易被接受,大部分被访者仍然对女性婚前的“贞洁”保持更为严格的要求,即便是女性自身也持有此种态度(郑晓瑛&陈功, 2010)。

在我国的传统中,“贞洁”一直都是针对女性而言的。尽管已经是21世纪,我们仍然常常认为,女孩发生了第一次就意味着成为“女人”,甚至与之相应的是“失去纯真”、“身价降低”或者“不再完整”。

于是,我们进行了一次关于女孩“第一次”的微访谈。在访谈的过程中,我们也发现,是种种微妙的因素——成长环境、父母的教育,以及双方的性知识、心理状态、关系和期待——影响着女孩们的“第一次”。而“第一次”发生的过程、状态、感受,又会在之后的许多年里持续发挥作用,影响着女孩们的性、情感、亲密关系,以及她们对性、情感、亲密关系的看法。

访谈的过程也引发了我们的进一步思考:对于女孩来说,“第一次”为什么会背负这么大的重量?它究竟应该如何界定?“插入”是“处女”的唯一判断标准吗?为什么大量的女孩会接受长时间的边缘性行为,甚至是其他方式的插入(手指、器具等),但却始终无法迈出“最后一步”?又为什么,只要没有生殖器的进入,一个女孩就应该被认为仍是“处女”?在第一次的背后,女孩们害怕的究竟是“失去童贞”,还是更害怕由于性知识缺乏而导致的怀孕,或者被父母、他人发现?

今天我们挑选了5个女孩口述的故事呈现在你们面前,它们有的梦幻而美好,有的则不太愉快,但几乎所有的第一次,对女孩们的影响都持续至今。看完今天的文章,我们也希望大家能来评论区,一起来讨论刚刚被提出的这些问题。

image

1

“婚前,我们在一起睡了一年,但没有脱过衣服”

第一次:25岁,和丈夫

我们是大学同学,经历了7年的爱情长跑,但是说出来很多人都不信:直到结婚以后,我们才发生关系。

回想起来,从小我妈妈就不希望我成为一个“女人”,要我一直做个“女孩”。她总是说,女生要单纯、孩子气才是好的,甚至不让我穿成熟的、深色的衣服。而性,也被作为“女人”的一部分而遭到厌弃。

她会给我灌输很多观念,比如,如果你不确定要和这个人一辈子在一起,就千万不要和他发生关系,因为之后可能会遇到更喜欢的人,他会因为这个而不高兴。她还会举其他人的例子来对我进行“恐吓”,比如会说,xx女孩私生活混乱、不检点,掉到河里淹死了;xx女孩就是因为和别人发生过关系,你看她胯骨都变形了,身材都走样了。甚至到现在,我妈妈都不让我做妇科检查,去医院的时候她也不让医生对我的胸部进行触诊(用手触碰),而是要给我做B超。直到公司组织体检,我才第一次做妇检。

我所成长的环境也非常传统,初中时,开始发育的女生就会被男生取笑,男生甚至会把女生书包里的卫生巾拿出来,露出嫌弃的表情。在学校里,那些打扮得成熟、艳丽的女生会遭到排挤、霸凌,大家会说,她们一看就“很骚”、肯定不是处女了,等等。有一次,我穿了一双高筒靴,他们竟然说,只有做“鸡”的女生才穿高筒靴。

种种原因,使得即便是在成年以后,我也一直无法面对自己长大了、不再是小女孩这件事。“女人”、“成熟”、“性”这几个词被牢牢地联系在一起,我对成为“女人”、尝试“性”也感到羞耻。这种羞耻还夹杂着害怕,因为我一直相信,如果我不再是处女,我妈妈是能够通过体态看出来的。

也因此,我几乎从来没有接触过和性相关的知识,唯一的接触,可能是小时候我爸爸特别爱看抗战片,里面有不少与性有关的镜头,但基本上都是日本鬼子强奸中国女性的情节——这让我更加恐惧。

大学时,和男朋友恋爱不久的时候,他就发现我非常排斥性。他曾经花了一整夜的时间对我进行性教育科普,比如告诉我性是怎么一回事,它的发生原理,等等。但我还是感到完全不能接受,于是我们约定先不要发生关系,到结婚时再说。

之后在一起7年的时间,我真的没有在婚前和他发生关系。即便在工作后,我们同居了整整一年,都是分成两条被子睡觉,穿着长衣长裤,我们最多只会拥抱,而不触碰彼此身体的敏感部位。在一开始,我甚至害羞得连bra都不敢脱。

确定了领证的日期后,我们终于决定开始尝试。那一天,我们都非常紧张,为此做了浩大的准备工作,比如以为会流很多血,在床上铺了好几层布(后来才发现只会流一点点)。我既紧张、又担心,最后草草收场。

令我困扰的是,对于性的紧张似乎一直在限制我。在那以后,我们开始比较有规律的性生活,但几乎没有一次是让我感到完全不痛的,我也始终没有过高潮。我们试过不同的安全套,甚至还买过润滑油,但都没有很大改善。我们彼此都是第一次,他也缺乏经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知道他经常会看A片,有时候,我甚至看到他在看A片自慰,其实我会有些不舒服。他有时还会说,“你看人家女优,怎么怎么样”,让我挺生气,觉得我已经很努力了,已经勉为其难地做了那么多让自己羞耻的事情,怎么能把我和女优比呢?但同时,我的内心也很矛盾,因为我们性生活的频率很低,我知道他没有获得满足,要靠这些来获得享受。

如果能够回到过去,我希望我妈妈不要和我说那么多负面的话,让我到现在,尽管已经在极力改变,但对“性”这件事的整体感觉还是负面的、羞耻的。

image

2

“没有目的、没有期待,所以一切都是意料之外的好”

第一次:20岁,和女性朋友

第一次发生在大学二年级。对我来说,除了给我带来美好的感觉,它还让我确认了自己的性取向。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怀疑自己是LES,但是我生活的环境非常传统,以至于我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深柜恐同”。在大学前,我不仅拒绝承认自己喜欢女生,而且觉得同性恋很恶心,整个青春期都非常压抑和痛苦。

第一次的发生对象是我的室友。我们都没有谈过恋爱,也都处在怀疑自己是LES的阶段。区别在于,我对她有些好感,但她喜欢的是另一个女生,而不是我。

现在想起来,她和我亲近,一方面是出于探索自己的需求,因为她其实对另一个女孩有好感,但也不确定自己的性向,不确定是否能和女孩子接吻、上床,有点像是想拿我“试手”。另一方面,她可能是出于感动,因为有一段时间她的身体不好,我经常会对她表现出关心,这样我们便越走越近。

在那次之前,我们也试探过彼此,比如在寝室一起疯闹的时候,会触碰到对方的身体,我和她都没有表现出排斥。有一天,我半开玩笑地说,要不要过来和我一起睡?她很自然地说,好。

她睡到我床上以后,我们还是天南海北地聊天,慢慢地会聊到一些私密的话题。我们面贴着面,可以呼吸到对方的呼吸。一切就这么发生了,先是轻轻地触碰嘴唇,然后接吻,把手伸进衣服摸索,最后都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

第二天早上醒的时候,气氛开始变得微妙起来。我们躺在一起,还是很甜蜜、互相亲吻,但是我已经预感到,一旦我们俩有一个人下了床,气氛就会完全改变:因为我们只是室友,并不是真正的恋爱关系。

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同样的感觉:那天的我,久久不愿意破坏那种迷离而温柔的气氛,为此还翘掉了那天上午的课。好几次,爬到楼梯边(我们在上铺)我都又回来了,和她说,我不想下去。

一直到中午11点多,实在憋不住要上厕所了,我才爬下床,坐在桌前。过了一会儿,她也下来了,我们对视了一下。那个对视包含着一丝尴尬,就像在一个昏暗的屋子里沉醉了很久,突然窗帘被拉开、阳光照进来的那种感觉——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彼此也都明白,一切都结束了。

在那一次的探索之后,我们很默契地有好几个月都没有再说话,而是改用纸条、信件的方式交流。其实,我们都既尴尬又迷惑,因为当时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和理解,还不足以解释这件事的发生和后续。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关系要如何走向下一步。在信里,她也明确地说:她并不是喜欢我或者想要和我恋爱,而是这件事情很美好,一切自然而然,希望我们不要去定义它。

过了几个月,我们才又恢复了普通朋友的交往。再后来,她和自己喜欢的女生在一起了。告诉我这个决定的那天,她在晚上12点突然抱着枕头跑到我寝室门口,要和我一起睡。我们睡在一张床上,什么都没有做,聊了聊天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她想凑过来亲我,但我对她说,我们不要这样啦,我真的已经当你是普通朋友了。

那一刻,我感到她也如释重负,放下了某种愧疚。因为她知道,这意味着我愿意和她回到普通朋友的关系,她还可以同时拥有一个恋人和一个好朋友。她很高兴地抱着枕头回去了。

后来我们有了各自的女朋友,也做了很多年的好朋友。但回想起第一次那天,依然感到非常美好。那就是两个年轻人在互相探索身体:我知道我想这样做,我也知道她想这样做。

我感激这段经历,因为它让我更好地认识和接受了自己。虽然我还没有敢和父母出柜,但是我告别了“深柜恐同”,开始接纳自己是个同性恋这件事。

后来,我听说很多女孩之间的第一次都不是很美好,因为目的性太强,太紧张,或者知识不够。而对我而言,也许正因为没有目的、没有期待,所以一切都是意料之外的好。回想起那天的情景,好像还笼罩着一团粉红色的烟雾。

不过,在做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样的瞬间只会发生一次。

image

3

“如果能够回到那时,我会告诉他,A片中很多信息是错误的”

第一次:15岁,和当时的男朋友

我的第一次在初三,对方是我男朋友、当时的同学,我们都是单亲家庭。

在此之前,我们有一些边缘性行为,他也请求过我很多次。终于有一天,我趁家里没人的时候把他带了回来。

那时,我的性知识几乎为零,而他的全部性知识则来源于A片,这导致我们的第一次很不愉快,我一直对他说,我很痛,非常痛。但他虽然嘴上说“我会轻一点”,然后又说“一会儿就好了”,但却一直没有停下。

在很多年之后,我才明白A片中的许多信息和观点都是错误的,比如,A片里的男女主角之间是从来都没有前戏的,他们也不戴安全套;日本的A片是强烈的男性视角主导,所以其中的动作不太尊重女性;阴道高潮和所谓的G点高潮并没有那么容易达到,更别说片子里的一些“高难度动作”。

之后我们保持着性生活,但仍然没有接受到科学的性知识。我吃过两次紧急避孕药,还有一次得了阴道炎,让我感到非常恐慌,去医院看的时候,医生问我,你妈妈知道(你不是处女)了吗?我说,知道。医生就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说,那你妈妈还挺开放的。这些都让我很羞愧,对这件事感到越来越害怕。

而且,在第一次之后的这些年里,性这件事始终没有带给我多少愉悦,一直到高中毕业、我们分手,我都没有过性高潮。当然,这一切他都不知道,因为他在每一次结束后会问道,你有高潮吗?我总是回答说:有。我有时还会在过程中假装,因为当我不假装的时候他就会很焦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行”。

他的情绪也影响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和性。因为患有躁郁症,他的状态很不稳定,经常前一个星期不回消息,下一个星期又非常兴奋,拉着我不停地说话。所以,在一起三四年的时间里我们经常吵架,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闹分手。第一次发生之后,我们争吵的原因又多了一个——他经常要求和我发生关系,但我因为并不快乐,又害怕怀孕,所以有时候会拒绝。这会令他不满,可能好几天都不和我联系。

有时他会说非常伤人的话,比如,“反正你也不是处女了,再发生一次又怎么样呢?”我也很伤心,反问他,“难道你和我在一起,就是为了这个吗?”他说不是,但也提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来。

大学以后,我才开始看科普文章、和朋友讨论,了解到更多的性知识,也在学校接受心理咨询。我用了很长时间让自己的观念一点点地转变,对这件事的害怕慢慢地减退。之后的性生活里,我一直都有安全措施,也没有再吃过紧急避孕药。

如果能够回到那时的自己,我应该不会为了让他高兴,而撒谎说自己高潮;我会告诉他,A片中很多信息是错误的,让他了解更多科学的性知识;在我自己不想的时候,我会更坚定地拒绝。

image

4

“对于性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你在其中的感受是不是开心”

第一次:23岁,和喜欢的男性朋友

发生第一次的时候,我对他是单方面的恋爱。我们曾经是好哥们,我还会在他家住,后来我渐渐觉得自己喜欢他,也告白过,但是他一直没有接受我。

后来,我觉得需要完成这个执念——我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发生关系。于是某年夏天,我又借宿在他家的时候,我们就认真地讨论了这个问题,并且决定实践一下。

有趣的是,我们两个都在性教育行业工作,理论知识特别丰富,也有多年DIY的历史,但发生关系却都是彼此的第一次实践。就像很多人一样,我们的整个过程并不顺利,在早上努力失败后,还出去一边吃饭、一边讨论,下午又回去继续努力,才终于成功了。

整个过程就好像是在不断验证我们已有的理论知识。比如,我们知道第一次可能遇到的一些麻烦,知道女生需要更多的润滑,男生则需要更多的耐心;懂得要做避孕措施,也试探了刺激“敏感点”;知道如果有点痛的话可以适应一下,太痛的话就不要继续了。

我和他也没有非常期待和追求“高潮”,因为知道“足够好的性(good enough sex)”就好,并不存在理想的“完美的性爱(perfect sex)”。所以,整个是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下进行的,过程中我们还不断互相调侃。

在那次之后,我们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性关系,但始终没有在情感上更进一步。我们一些共同的朋友都会谴责他是一个“渣男”,说他明明知道我喜欢他,还要和我保持这样的关系。我也渐渐感到,和他的关系确实带给我一些情感上的负面感受,比如他会和我暧昧,给我一些情感上的正面信号,但是不肯给我承诺。后来,我也有了新的恋爱对象,就决定中止关系,告诉他我已经恋爱了,我们不继续了。

但是回想起来,和他发生性关系这件事本身,无论是第一次还是之后,对我的负面影响都比较小。我现在还是觉得自己不后悔,如果再来一次,我依然很愿意和这样一个既喜欢、又互相信任的人,在双方同意、地位相对平等、没有造成身体伤害的情况下发生关系。同时,我也确实感受到很快乐:既睡到了喜欢的人,又享受了性的美好,还验证了很多理论知识。这就已经够了。

image

5

“身体是非常诚实的,当我和他躺在一起,就会抛弃以前那些想法”

第一次:23岁,和现任男友

我的性经验,可能和大多数人比起来比较“平淡”。没有那么多的困难,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男朋友是大学同学,我们现在也还在一起。我们的关系是循序渐进地发展的——牵手、接吻、边缘性行为;然后在确定关系一个多月后,有了第一次。

其实我在之前也受到很多社会、家庭的教育,觉得性是一件危险的、不安全的事。但我也说不出变化是如何发生的,只能说,身体是非常诚实的,当我和他躺在一起,发现自己的身体有反应,就会抛弃以前那些想法。

在他之前,我也有过两任男友,第一个在高中,各种条件都不太具备,性对于那时的我来说,还是一道超纲题;和第二个男朋友之间的感觉没有那么强烈,最后也是因为身体上的排斥,确定自己对他实在没有感情了。

幸运的是,我们的第一次挺成功的。最大的阻碍就是疼,但他一直用语言和身体安慰我,让我放轻松,说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在发生之前,我们也短暂地讨论过,如果疼得受不了就暂停;我确实在某个瞬间,疼到下意识地想推开,但是听说疼痛过后就会有不一样的体验,所以内心又有一些期待。还好,疼痛只持续了两分钟不到,我们就顺利地进行下去了。

在第一次之后,我们就保持着比较常规的性生活,因为我们彼此都是第一次,之前的性知识也比较匮乏,所以也是一起慢慢补习性知识,比如去看BBC的纪录片。一开始安全意识不够,也会远程咨询认识的医生,后来就一直做好安全措施。

我们也会讨论“性”这件事,总体上,我还是觉得情感的部分比生理的部分多,性这件事还是关乎感情的。我会把它看作两个亲密的人的一种沟通方式,而不是吃快餐一样速战速决的事情。而且,如果两个人在过程中互相鼓励、在情绪上互相照顾,而不是说会令对方感到泄气的话,双方的表现真的会变得更好;我总觉得,如果是没有感情的两个人,恐怕很难有这样发自内心的行为。

我还和男朋友讨论过,性和爱是否可以分开。也许是可以的,双方不后悔就好;但对于我个人而言,暂时还不愿意这么做,因为对我来说,我还是觉得身体和情绪的感受都到位的时候,才会有好的性体验。和喜欢的人彼此探索,让你自己和你喜欢的人都感到愉悦,真的会很开心,会有很多的满足感。

好啦,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其实,我们特别想在这里呼吁,所谓的女生的“第一次”,其实跟鬼魂一样,大家都谈论它,对它有各种情绪反应,但实际上并不存在。并不存在明确的“第一次”性生活的边界,绝大部分人对性都是一种渐进的体验的过程。而之所以这个概念会被建构出来,就是为了让女性的“贞节”有一个立足点。话语把女性的价值和她们的贞节绑定在一起,又为了让贞节显得确有其事,构建出了“第一次”和“处女”这个概念。

虽然今天的推送是关于第一次的,但我们却要呼吁大家永远地抛弃“第一次”这个概念。性应当是美好的体验,尽管不同的人对美好有着不同的口味,仅此而已。

尘陌然
小鹿认证导师
立即咨询
留言(0)
评论成功,请等待审核!
发表评论